云风映

混乱邪恶属,最好别对我抱什么期望。

靠爱发电

更新:之前我不太懂行情啦,总之价钱可以商量,现在基本预算是五千(趴)
————————————————————————————————
是说想做个手书,脚本分镜后期都是我来,目前缺个会画画的
最好是能画成年男性和场景,有个特殊要求是会画马(能描着画也行后期会标注)
风格偏向武侠和玄幻,欢迎剑三和布袋戏选手,对手书制作有一定了解(一点了解也可以)
虽然说是靠爱发电其实还是有钱的……不多就是了,预算是一千五,可以按照市价商量……如果有同好希望能给个友情价(越来越小声)

手书内容大约有一百张左右,需要上色,长度三分零九秒,具体在之后详谈
原作是风姿物语,并不要求没看过的有了解,但是希望愿意听我的小论(fei)文(hua),主要关于角色形象方面
进度方面请时刻与我保持联络,有些细节方面需要注意(人物表情和小物体什么的)
有意向请私信(。ω。;)

没有开坑的激情了,换句话说就是没爱,现在就看哪个墙头先出新了,或者哪个基友回坑互开脑洞
手头还有几篇旧稿,这几天全发掉好了
填坑就tan90°了

【APH】[丝路]艺术×黑手党×恋爱(二)

现代黑手党pa,互攻

二、再逢
Largo di Torre Argentina,银塔广场 ,是位于罗马战神广场古迹区的广场, 内有四个在罗马共和国时期兴建的罗马神殿。
王耀感兴趣的却并不是外面的遗迹,他所喜欢的是伯哈克宅,被改造成图书馆的那一部分和国家剧院博物馆。他穿的比昨天还要休闲,眉宇间跃动着轻松的喜悦,脚步落地没有丝毫声息,像一只慵懒的黑猫行走在书架之间。
然后猫咪撞上了鲁莽的小孩,灰尘在透过窗户的阳光中浮动起来,王耀蹲下身去,无奈地看着一屁股坐倒在地的小孩子,伸出一只手:“抱歉,你没事吧?”
他一边说着一边打量着小孩子有些凌乱的浅棕色头发,还有那一根朝左边翘起的呆毛。
好想把那根呆毛压下去。
这个看上去才四五岁的小孩子出乎意料地坚强,没拉他的手,靠自己站了起来,一张白皙的小脸鼓成包子状,左右前后看看没发现认识的人才有些慌乱,泪水几乎是在一瞬间就迸了出来,勉勉强强靠着人种优势没有掉下来,在眼眶里面打转,偏偏抿着嘴,死死不肯说一句话向别人求助。
王耀好笑,维持着下蹲的姿势,温声问道:“跟你的家人走散了?需要帮忙吗?”
小孩子捏了捏拳头,倔强地摇头:“不用。”
“那……好吧。”王耀站起身,继续向前走去,刚走出没两步,就听见身后传来一声压得极低的啜泣。他几乎是瞬间就心软了,回头看去,小孩站在原地吸着鼻子,眼泪被抹掉了,在眼角留了道痕迹,看上去十分可怜。
“给。”王耀又蹲下来,递过去一张手帕,小孩子扭捏半晌才接了过去,礼貌地道了声谢才把脸擦干净,鼻头还是红的。
王耀觉得自己的心脏又被击中了一次。他拉着小孩走到神殿D区,看着满地的猫咪,王耀明显的心不在焉地问小孩:“你跟你家人约好是在这里碰面吗?”
“嗯。”王耀对付小孩子向来很有一套,小孩已经不哭了,抱起一只猫咪答应了一声,揉着猫咪的毛。王耀看的心痒痒,干脆地蹲下来也摩挲着一只猫咪的下巴,那只奶黄色的猫咪眯起了眼睛,乖巧地坐在原地,仰着头接受他的抚摸。
上午的阳光斜斜地照射下来,温柔的洒落在人们身上,黑发的青年盘腿坐在神殿的断壁残垣之间,一只奶黄色的猫咪赖在他腿上,蜷着身体,从喉咙里发出舒服的咕嘟声,青年嘴角弯起,露出温和而包容的微笑。
凯撒来到时,所见的就是这样一副画面。
他在那一瞬间几乎忘记了呼吸,僵在原地,生怕动弹一下,那副画面就会瞬间破碎,他不明白这是为什么,视线聚焦的那个人无比熟悉,纵使他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却有种他们仿佛在很久之前就相识的错觉。
他只能想到一见钟情。
“……爷爷?凯撒!”他终于回过神,分了一点眼神给大声叫他名字的罗维诺以示安抚,剩下的注意力全放在朝他走来的中国青年身上。
“你好,这孩子之前跟你们走散了,说是要在这里等家人……”青年笑得礼貌又疏离,显然已经忘记了昨天的邂逅,凯撒深吸一口气,努力平息心中那股难言的骚动,尽量自然地说:“嗯,谢谢你了,如果可以的话,让我请你吃个饭怎么样?”
王耀有些为难,他为了把小孩送回家人身边已经浪费了很多时间,他下午还想去威尼斯广场看看。
他不经意向下瞥了一眼,刚刚回到家人身边的小孩红着脸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发现他的目光,就双手抱臂,闭着眼睛哼了一声,扭脸道:“你随便来不来啦,我才不期待呢!”另外一个与他相像的孩子躲在家长后面,小心翼翼地探出头来打量着他,见他看来,有些胆怯地向后缩了缩,但还是抿抿嘴,露出一个笑容来。
天使!
王耀毫不犹豫地点头,对上凯撒毫不掩饰的惊喜目光,心里的些许不安被掩盖过去,他勾起唇角:“也好,不过离午饭还有一段时间,在那之前,可以拜托你做个导游吗?”他琥珀色的眸子看上去闪着光,“我对这里的文化和历史很感兴趣。”
凯撒欣然微笑:“当然可以。”
答应的十分爽快,完全没注意到大人们谈了什么的罗维诺只是单纯为了能继续跟王耀相处而开心,费里西安诺却是担忧地看了凯撒一眼,但他并不好意思在人前说话,只是又抓紧了一点凯撒的衣角。
于是等到一行四人坐在餐厅里的时候,凯撒已经快要绷不住那镇定自若的神态了。
谁会知道这个一看就年轻过头的中国人会对意大利的历史文学风土人情了解的这么详细啊!
他一个土生土长的本地人都还没有那么清楚好吗!这个中国青年越逛越开心,聊天涉及范围也越来越广,好几次他还是靠费里插话才糊弄过去的。
完全没有思考过这明摆着是他自己知识水平还不如自家五岁的孙子,凯撒鼓励地揉了揉费里西安诺的头发,惹来王耀热切的目光——他也想揉一揉那头一看就很好摸的棕发来着。
坐在王耀旁边的罗维诺发觉自己被忽视了,显得非常不开心,但王耀安慰了两句,他也就别别扭扭地表示了一下亲近。
善良、知识渊博,外加温柔细心,凯撒对王耀的好感度又上升了一大截,如果说开始他只是因为外表和荷尔蒙对王耀产生兴趣的话,不过短短几个小时之后的现在,他却已经在考虑要将王耀当成伴侣来追求了。
至于追求成功与否,对于凯撒来说是完全没有这个烦恼的,只要他想做的,就一定会成功。

【APH】[丝路]艺术×黑手党×恋爱(一)

算是50fo感谢?本来没打算放这种的出来的,体谅一下我的取名水准吧。
大体上是以前跟基友讨论的梗,现代pa,老王是杀手,日常文艺青年模式,基酱是mafia的老大,对老王一见钟情追到手之后以为是温柔可人小白花结果反被按着日了(虽然后来又日回来了)。
总之是互攻啦,很多恶趣味情节,请注意。

一、初遇
上午意大利半岛的阳光不算炽热,王耀穿着风衣,在初夏时节施施然走在大街上,手里晃着宽沿的帽子,看上去十分潇洒自得。
意大利游客一向很多,中国人占的比例并不少,王耀走在人潮里一点也不显眼。他左右张望着异国的景色,心情非常舒畅。
“你好。”
在异国他乡被一个外国人拦住,用标准的普通话和自己搭讪,这感觉很微妙。但鉴于难得见到发音这么标准的外国人,王耀还是在这座有名的尼普顿喷泉前停下脚步,温和的笑着:“请问有什么事吗?”
外国人抓了抓他那一头乱翘的棕色卷发,爽朗道:“可以请你给我做个模特吗?你真的很好看,不,是太美了,你的魅力是我平生所见绝无仅有的。”
王耀看看他脖子上挂的相机,警惕地上下打量着他,确定这个看上去笑得阳光开朗的外国人不像什么危险人物之后,他保持着温和的态度,委婉而坚定地拒绝了他的请求:“抱歉,我的行程比较赶。”
“就一张,一张不行吗?”外国人眼巴巴地看着他,看上去很有自信没有人会拒绝他这般模样的请求。
平心而论这个老外长得确实不差,虽说看上去年纪有点大(外国人总是让人分不清年龄),但穿着得体,颇有成熟男人的魅力,作为一个并不是那么直的男人,王耀对这样的男人还是很欣赏的。
只是他真的行程很赶。
他再次坚定地拒绝之后,这名外国人才一脸遗憾地表示了抱歉,王耀对他点点头,继续向着原定的目标方向走去。
走出没几步,他听到身后传来小孩子的声音:“我买冰淇淋回来了,咦,爷爷你怎么了?”
另一个有些耳熟的声音回答:“费里……我好像对一个人一见钟情了。”
王耀这才转脸,刚刚搭讪过他的男人抱着一个与他头发同色系的孩子,手里拿着奶油甜筒,即便中间隔了一段距离,小孩子清脆的声音也传了过来:“那爷爷你就去追不就好了。”
王耀对钟不钟情什么的没看法,他所关注的是另一件事,“nonno?还是我听错了?”看那老外也不像那么老,所以还是他听错了吧。
大概……
现在正是旅游旺季,不过一会儿的功夫那一大一小就淹没在人潮之中,王耀纠结了一会儿自己的听力问题,也就把这件事抛在脑后,掏出手机看了看刚才收到的信息,调整了一下方向继续前行。
一直向北走,穿过大半个纳沃纳广场,王耀戴上帽子,转向东边,绕了个圈转到酒店后门处,戴上手套,拿起早预备好的行李箱,走楼梯登上了屋顶。
屋顶上不算太脏,王耀把箱子随意地往地上一放,打开后取出里面的零件,一边哼着前几天刚学会的意大利小调,一边随意地组装出一把狙击枪来。
瞄准镜框住在对面的餐厅吃饭的男人,王耀屏住呼吸,不同于之前的轻松,他现在全身都紧绷起来,像是准备捕获猎物的雄狮,但更确切的比喻是像一把拉满了弦的弓。
好像才过去了几秒,又好像过去了很久,王耀扣下了扳机,那支箭终于射出,弓却仍是张满了的,狮子迫不及待地出击,咬中了他的猎物,只差最后一口让猎物断气。
不等后座力完全卸去,王耀飞快地拆下了狙击枪,将它重新装进不大的行李箱内,盖上隔层,把衣服填入表层,接着他提着行李箱,从十几米的高度一跃而下——
安全落地,膝盖骨被冲击力撞得酸疼,王耀不得不在原地站了一小会儿,才迈步向前跑去。
他向南前进,跑了几十米,脚步慢了下来,若无其事地混进了人流中。
之前说了,作为一个中国人,在游客中他真的很不显眼。
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往雇主的手机号上发送了“任务完成”,随即打开手机壳,捏断了那张临时通讯的手机卡。
呼吸了一口包含地中海水汽的空气,王耀露出来一个真心实意的笑容,现在可以他好好在意大利度个假了。
“咦?”棕色头发的小孩子左手拿着冰淇淋,右手拿着手机,举高了递给脖子上挂着相机的男人:“爷爷,有短信。”
“费里乖。”男人揉了揉他的头,点开了短信,有些惊讶:“被抢先了吗……算了,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他弯腰抱起他的孙子:“现在我们正在休假中,不管别的,费里,跟你哥哥商量好去哪里玩没有?”
“想、想好了!”小孩子奶声奶气地回答:“银塔广场!”

【APH】[耀伊]打火机的正确用法

试试新的

○ R18慎,ooc慎

○ 黑手党pa,还挺甜的(大概)

○ 愚人节已经过去了

正文走这里

【APH】[耀all]愚人节的玩笑

一直以来的硬盘文,因为梗太弱智了,但是相对应的也很有趣。
差不多是普通世界的王耀一觉醒来发现被本来只是朋(di)友(dui)关系的联四疯狂追求一怒之下把他们都日了(并没有)的搞笑梗,结局微妙。

○ 照例的r18慎,ooc慎

○ 道具play有,轻微暴力情节

○ 顺序是法米英露,最后一张总集修罗场

微博走这里

笑:-D


我补充一点,这篇在四月一号的时候题目还不叫这个

【APH】[耀朝]情趣

恶趣味第二发,其实说真的这个还是比较收敛的。

○ r18慎,ooc慎

○ S/M慎,捆绑play,放置play,镜子play,轻微调教

○ 图片顺序没错不要关注序号问题

微博走这里

【APH】[中露]19.电话play

半夜码字出来转换一下心情

○ 标题的电话play

○ 恶趣味,有轻微禁止高潮情节

○ R18慎,ooc慎

微博走这里

【APH】[耀瓦]18.拒绝高潮

○ r18慎,ooc慎

○ 虽然题目看起来很黄暴但是实际上我写的还挺温情的(大概吧)

○ 我还是要说这个实在太冷门了

微 博 走 这 里

【APH】[耀法]10.第一次

○ 普通人设定

○ r18慎,ooc慎

○ 基本上还是为了h而h

是说现在看起来不管怎么样我那时候写得还真是各种微妙啊,现在让我写的话有些地方绝对不会写成那个样子,但是也并不会修改,这是记录(话说h文记录也真是够了),所以不能动,但是还没填完的就可以好好想想了(笑)

正文走这里,换新的地址放评论